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游-1

 「你知道安全管制的事吧?」窗口最底下開了一個小洞,一個白色細長的罐子由一雙帶著黑皮手套的手推出。「寫上名字,押上指紋。」 


「嗯。」女孩照做後將罐子推回窗口。
 


「這個字……,σ…,λ……,χξ…,這個字怎麼唸。」窗口傳出破碎公式化聲音後的猶豫。
 


「游。」女孩不帶感情的說出口。
 


「是個很難唸出口的名字嘛,……好了,第二月台上車。」一些微小複雜的機械聲音傳出後,窗口這樣說。
 


通往市區的巴士是鮮豔的紫紅色烤漆,車旁裝飾著漂亮的深藍色氣泡,車身的正中央畫著卡通化倒立姿式的美人魚巴麗,巴麗的圖案正由火紅色轉變成鮮綠色。
 

女孩穿過巴士入口的薄膜走上巴士,在薄膜徹底檢查過她身上每一個細胞是否有攜帶違禁品後,薄膜發出代表安全的吼叫聲。
 


女孩找到空位坐下,將黑膠皮包包放在大腿上。
 



「是鯽魚嗎?」女孩問。
 


「是啊。」坐在女孩身邊的是一位穿著絨面大衣的中年人,臉上帶著的義眼不安的轉動著,他舉起手中捧著的肥碩鯽魚回答女孩,大鯽魚用力開闔著嘴,興奮地活動腮,沒有說話。
 


「現在的魚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好抓了。」中年人的義眼一隻看著女孩,另一隻看著大鯽魚。「但是我兒子嫌這嫌那的,總是抱怨住不習慣。…我並不是個有錢到能買養殖廠魚的人,但是為了兒子的居住環境著想……。」中年人發覺女孩並沒有在聽他說話。
 


「我還是得到市區的海抓魚,…真希望能抓到我兒子住的習慣的魚…。」中年人自己為這段交談下了結語。
 




市區到了,大鯽魚的呼吸變得急促,整個車廂內閃著內斂的綠色光芒,倒立的美人魚巴麗再度由鮮綠色轉變成火紅色。
 

「我去抓魚了,再見。」手中捧著大鯽魚的中年人這樣說。
 

「掰。」女孩簡短的揮手、微笑、轉身。
 




女孩走入主要由卡卡樹群落成的森林,她停在一顆粉紅色的卡卡樹前,手中拿出一個罐子朝由地上算來第六個樹洞噴出液體,粉紅色卡卡樹抖了一下將全身換成白色,讓人能夠安全死在裡面的白色。
 


女孩在樹旁找到一個綠銅色的金屬大拉鍊,她雙手握住大拉鍊往上提起,拉開背景布幕毫不留戀地朝著黑暗走去,拉鍊闔上。
 


MZ78Q111475RX7734」黑暗中發出一個輕柔的聲音。 


女孩朝黑暗中的一個方向走去,她知道那裡的黑暗是正確方向。
 


她找到一張黑色長椅,她知道這個黑暗裡的這張黑色椅子。
 


她坐上黑色長椅的左端,將黑膠皮包包放在自己左邊。
 


「我可以睡覺了嗎?」坐在女孩右邊的人發出嘶啞的聲音問。
 


「可以啊。」女孩淡淡的說。
 


有嘶啞聲音的人靠近女孩,將頭枕在女孩大腿上躺下。
 


「這樣可以了吧?」嘶啞的聲音這樣問。
 


「早就可以了喔,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喔。」女孩將聲音平緩的划出嘴唇。
 





女孩的手在黑暗中梳理著那人的頭髮,慢慢地撫摸著陌生人冰冷的臉,她在陌生人眼旁摸到溫熱的液體。
 


女孩把眼睛望向黑暗,她不知道自己是看著黑暗中比較近的黑暗,還是看著黑暗中比較遠的黑暗。
 


她閉上眼睛,讓自己被黑暗徹底吞噬,龐大的黑暗擠壓她成為心中的一個小點。
 





像一顆巧克力糖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