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99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收藏

她,移動目光,她眼淚盈眶的看著男子側臉的耳朵。

 「我愛他嗎?我能以我的方式愛他嗎?」

 「什麼時候我才能不讓衝動做出選擇?而用比較成熟的方式。」她用纖細的手拭去快流下的淚。

 

咖啡的香味塞散在海藍色的房間裡,機器鳴叫著打出綿密的奶泡,柔順的白絲混著淡淡的褐色。

她慵懶地趴在柚木餐桌上,看著男子沖咖啡的動作。

 男子將杯子放到她面前,她拿起銀製的小湯匙調戲杯子裡的液體,眼神穿過杯子投向很遠的地方。

 「小姐,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男子將唇緣深入滑嫩的奶泡,小口地喝著咖啡。她沒有改變趴著的姿勢,只是將眼光收回,放在杯子鑲著金箔的圖案上。

 「我不想再見到你。」她像是在確定著自己的唇型和字的關係般,緩慢的將話確實的說出口。

 「妳是說…,我們偶然地,三次一夜情並不代表什麼?」男子用強調的語氣,加在自己說出的字上。

 「你不會想要我這種人的愛!」她用她特有的輕聲說出微弱的抵抗。

 「如果我很確定,那就是我要的呢?」男子溫柔的包覆她的抵抗,更深情地包覆了她。

 她抬起頭凝視著男子,深褐色的頭髮下是一張英挺的臉孔,完美的耳朵配合深情的嘴唇,表情還帶著一點稚氣,看著她的雙眼顯示著一種過度的認真。她沉默地轉過頭看著窗外。

 剛剛那幾秒,男子已經看出她臉上因為猶豫而起的小變化「還是等我下班再談吧,我會過來找妳。」男子一口喝完咖啡,拿起西裝朝門口走去。

 男子打開門旁的大鞋櫃,裡面分層放著上百雙各式的女用鞋,在最高層的地方,放著將近五十個上好木頭做的鞋盒,木頭鞋盒上還火烙著他沒看過的品牌標誌。

 男子輕噓一聲「妳的收藏還真是壯觀啊!」他拿出自己的皮鞋著腳穿上,走出門口。

 
門關上後,她嘴角起了輕輕的微笑,她起身,將一口都沒喝的咖啡倒掉。

 


男子帶著愉悅的心情按著電鈴,許久都沒人應門。

 男子試著轉動門把,門沒鎖「妳在嗎?」他踏入,只點著幾根蠟燭照明的昏暗海藍中。

 微風從窗子吹入,白絲窗簾隨著風舞著,蠟燭的光線也搖曳出不安定的影子,室內飄著一股神秘的花香,像是風信子那種淡淡而堅定的味道。

 男子感覺到她是赤裸的,她從後面抱著男子,吻著男子的頸子,一路吻上耳垂。

 男子陶醉在這種氣氛下,他隔著衣服感受著她身體的溫暖,從她口中還傳出一陣特殊的香味,男子全身是一種輕飄飄的酥麻感。

 「我決定要愛你,我想要得到你。」她在男子耳旁輕輕地說,並用臉龐貼觸著男子的耳朵。

 他轉過身,凝視著她,輕撫著她的臉「在酒會上遇見妳的那一刻,妳就已經得到我了。」

 她異常輕柔的撫摸引領著男子,男子也脫去所有的衣服,由她帶領著來到客廳。

 香味是由正在燃燒的蠟燭傳出,客廳的兩座青銅燭臺上插滿蠟燭,蠟燭應是手工制成,有著非常粗造的外表,甚至可以說是醜陋,男子這樣想。

 男子光著腳踏在客廳的拼木地板上,他認為那是錯覺,從他腳上傳來的是詭異的餘溫,彷彿不久前有人坐在地板上的溫度,他移動腳步,那種溫度貼黏著他踏出的每一步。他快步的坐上沙發,想擺脫掉那個溫度。

 沙發上,也是那種人剛離開的溫度,還飄著淡淡的、屬於人類的體味,那不是女子的味道。他開始不安,這一切讓他汗毛直豎「這是女子製造的效果嗎?」

 他的懷疑甜美地被女子貼上的唇沖淡,女子撫摸著他的耳朵,順著他耳刮輕柔的玩弄著「你要看看我的收藏嗎?」女子不等他答話,轉身離開。

 而他攤坐在沙發上,還陶醉在剛才女子的逗弄中,他覺得全身舒服乏力,剛才那一小點恐懼,早被嚴密封裝,像垃圾般被隔絕在意識的角落。

 「這幾個是我特別喜歡的喔!」女子抱來幾個木盒子,是他在大鞋櫃高層看到的木質鞋盒,女子很珍惜的按照某種順序排開在地板上,木頭鞋盒的每一面都火烙著那個他沒看過的品牌標誌。

 「你看!」女子用快樂的表情在他眼前打開其中一個盒子,盒子裡傳出濃重的人類氣味。

 他再也無法順利從意識中捕捉那種情緒,他只能大口喘氣睜著眼睛看。

 
木頭鞋盒裡放的是一片耳朵,不,不是放著,而是從盒底長出來的耳朵,就像天生就有一種耳朵是要從木頭鞋盒底長出般,仔細一看,耳朵還微微的抽動著,那是人類的耳朵。每一個木盒裡都放著一片耳朵,這個景象像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扼住他的喉嚨。

 「很美吧!」女子又用著她特有的輕音慢慢的將字吐出。

 他的記憶倒退到很遠的地方,使他沒有辦法整理感官得到的訊息,而他的恐懼,被好幾層沒有味道的薄膜包覆,只能隱約的傳出那種不確實感。

 女子美好的身體擋住他和木盒間的視線,女子打開一個空盒子面對他,盒子底部一片薄薄的黑蠕動著,從那裡傳出許多細微的呼吸聲。

 「你會想得到我的愛吧。」女子天使般的笑容狠狠地勾釣住他的心臟拉扯,輕柔的笑聲像黑色雷擊貫穿他全身,他失去了身體的指揮權,他慢慢地將手心貼在木盒底。

 恐懼感依然在薄膜中掙扎,他全身發出一陣不真實的抖動,他看到女子腹部淡紫色的胎記發出白光,白光下淡紫色胎記像是螞蟻般散開遊走著,慢慢的爬、慢慢地聚集成為一個倒五芒星,倒五芒星裡就是火烙在木頭鞋盒上的那個品牌標誌。

 他抖動得更猛烈,連顏色都可以被抖掉。他發覺自己全身的顏色變淡,漸漸變的透明,突然他被吸入黑中。

 他感覺自己像是掉入,人很多顯得過分擁擠的小游泳池中,在他掙扎中到處碰到人,感受得到那是屬於人類的體溫,雖然他什麼都看不到,卻聽到很多細微的呼吸聲。

 他的掙扎漸漸變慢了,那黑,像液體般流進他,填充著透明的他、成為他唯一的顏色。不知道什麼東西細小的切割了他的意識,他連一個小小的想法,都變成很長很長、很緩慢的線,活在黑色的緩慢中。「我會這樣愛你喔,永遠永遠。」女子的聲音從他右耳傳入,一瞬間聲音被抽象的拉長,字的意義像是被壓扁抽離開,彷彿要他花一輩子的時間來了解這句話。

 只有右耳,他的存在只是長在木頭鞋盒底的一片右耳。

 女子愛憐地輕撫著盒中的新收藏,她迷人的雙眼潰出淚水。

 「我愛他嗎?我能以我的方式愛他嗎?」

 「什麼時候我才能不讓衝動做出選擇?而用比較成熟的方式。」 





女子用纖細的手拭去流下的淚,她一一將盒子蓋上,按照某種順序整理好,擺回大鞋櫃的高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