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佬今天可神氣,才用了八步棋,就把老馬三路攻勢壓住「快些,兩百八十九勝對兩百八十七勝,

今個兒我就扳平,咱瞧瞧誰先三百勝。」黑佬拗著臉,一付勝券在握的表情。

「瞧瞧,你又去哪學了些三角貓的招式?」老馬將那顆馬上移過河,與另一隻馬成了個雙馬陣。

黑佬移車,將雙馬陣的去勢阻住「又來雙馬這老招,你不抽煙就想不出啥新招啊。對啦,當真怪,你

老這幾十年老煙槍,今個兒怎不抽啦?」

老馬鼻孔哼了一聲,甩了黑佬一眼「戒啦,別像個婆娘管我那麼多。」



老馬將卒過河,想引出黑佬陣勢的缺口「我給你說說,你可知道我家後邊,那從城市搬來的王先生一家
麼?」

黑佬盯住棋盤,想著怎麼先破了那雙馬陣「知道,知道,他那老婆可真是咱鄉下少見的美人胚呢,怎會

不知道。」
 
老馬又哼了一聲「瞧你這急色猴老頭兒,光會注意人家老婆。我是說哪,他家子和我孫女同班那女兒。

本來嘛,瘦瘦小小足實矮我孫女半個頭,你猜怎麼著?」

黑佬不太關心的樣子,還是盯著棋盤琢磨「怎麼著?」

「他家子那女兒,前陣子說生了病,回城市養了幾星期病,回來後哪…」老馬把炮飛過河,吃了黑佬的

兵。
 


黑佬喜滋滋地上移車,老實不客氣地奪了那隻炮「營養!接著說。」

「回來後啊,他家子那女兒長高長胖好多,像變了個人似的,足高我孫女一個頭哪,長相也根本來

的樣子不像啊。」老馬又調來一隻炮,顧住黑佬的車,黑佬的車後還一隻馬,變成進也不是退也不得

之勢。

黑佬急了,也調隻炮來「瞎說!肯定是你老眼昏花啦。」



老馬又哼聲「才不,其實哪…,我到瞧見一件怪事哪,說起來就有那幾分恐怖。」雙馬阻勢被破,他

一步步地轉陣朝黑佬帥棋而去。

黑佬被老馬話中詭異的味道吸引「說說,說說,怎啦?」

「那天啊,我在陽台收衣服,看到他家子那女兒也蹲在對面陽台,那地多髒啊,也不知道她趴伏在那

做什,起先我心理想,大概在那玩呼著什麼,我就叫啦「喲!小妹子哪。」。」

「然後呢?接著說。」黑佬絲毫沒發覺,自己的車中了調虎離山計。


「那小妹子答也不答我,趴伏在那一動也不動,我以為出什麼事啦,趕緊想下樓去她家叫人,結果哪,

突然好幾聲清脆的響聲發出,那可像是幾十根骨頭一起斷掉的聲音啊!」

「八二三炮戰站哨都沒讓水鬼給摸了,我可警覺著哪,我連忙躲到一邊,從小縫裡瞧著,你猜怎麼著?」

老馬陣行擺好,就差把那隻卒壓下,逼死黑佬帥棋。

黑佬草草的移動棋子,心思兒都被老馬的話吸引「怎麼著,快說!」

「聲音響了約莫有一分鐘,那小妹子的背裂了一條大縫,流出許多黃黃的濃汁液,縫越裂越大,我嚇得

快滴出尿來,趕忙摀住自己的嘴,深怕叫出聲哪。」



「那個縫裡啊,漸漸的跑出個東西,慢慢地抖動著掙扎出來,我給她仔細一瞧,是隻蛾哪,身體

有一歲嬰兒那麼大,兩根羽鬚像雞毛撢子似的,牠那兩顆金藍色的複眼比車燈大上一圈哪!我雙腳

抖得什麼似的。」老馬瞧了黑佬一眼,黑佬一愣一愣地專心聽著。


「那隻蛾啊,漸漸展開翅膀,過一會兒拍了拍,啪一聲飛走了,我再瞧了那小妹子,乾乾癟癟地只像

是給那隻蛾住的人殼哪。將軍!」



黑佬一時還轉不過來,等他看著棋盤瞧了一會兒,氣得跳腳「你…你這老不死的,說這胡話

轉移我注意。」
 


老馬一臉輕鬆,掠上了腳,搓著腳底的老皮「呵,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黑佬氣紅了臉,快速地將棋盤重新排好「好個老鬼,使奸計,剛那盤不算,再來!」

老馬先移了炮「不算便不算,我早猜到你這老渾兒定要耍賴。你猜猜,那人蛾吃些什麼?」

「放屁!」黑佬學了乖,緊盯棋盤不讓老馬得逞。

「屁?哪有東西光吃屁能活,不對。另一天下午啊,我又上陽台蹓蹓,一道黑影呼的從我頭上飛過,你

猜怎麼著?」
 

「放屁!」黑佬強忍心中好奇,頭抬也不抬一下。

老馬摸摸自己剩沒幾根毛的光頭「我抬頭一看,啥都沒看到,倒是一塊濕濕滑滑的東西掉我光頭上哪,

我拿下一看,你猜是啥?」

黑佬嘴上沒說話,卻是抬頭惡狠狠的盯著老馬,心理著實想知道答案。



老馬早已輕鬆地突破黑佬右邊陣行「我拿下一看,是塊帶著兩根手指的半個手掌哪,那傷口像是被

啥東西融掉一樣,可嚇人啦。輪到你了。」




黑佬又愣了一下,回看棋盤,看著大半江山已失,趕忙圍齊救趙重新佈陣「屁!屁!屁!差點又著

你的道。」


黑佬氣道「淨說些胡話矇我,你真的瞧見什麼鬼啊怪的,人家可會安安穩穩的讓你在這下棋?早不

把你吃了,讓你極樂升仙去!」

老馬轉了轉眼睛「去!你怎麼知道,我現在不是和他們一伙,也是隻披著人殼的蛾?輪到你啦。」



黑佬慢慢的舉起那隻車,手在半空中微微顫抖,他流出冷汗,臉白得已經不能在叫黑佬。

自己眼睛一向都好,也沒老花,剛看到老馬轉眼睛,不過是不到一秒的事。

自己真的看到了!老馬眼珠動了動,整個眼球往後翻,一瞬間露出那一格格金藍色的複眼,還映射

著詭異的光芒。
 


手越抖越利害。


老馬冰冷的手抓住黑佬的手「我說哪,輪到你啦!輪到你啦!輪到你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