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天使 (十一)

伽理迦謹慎的推開兩人高的大門,厚重的木質門安靜的滑動到固定的位置,裡面傳來淡淡地、令人愉悅的香氣。室內佈置的並不華麗奢靡,而是精緻且纖巧的。打磨光滑的地板是由不同的木頭塊拼成,大大小小的精緻陶瓷人偶排在一張長桌上,柚木長桌上雕著各種唯妙唯肖的動、植物。室內許多地方擺著特別的盆栽,那都是他們從沒看過的種類,有一盆甚至像縮小好幾倍的蘋果樹,上面還長滿紅透的小果實。許多地方還舖著柔美顏色的流蘇刺繡,上面的顏色會隨著他們的撫摸變得更鮮豔、更溫潤。牆上掛著滿滿的畫,好幾種不同的風格表現著各地的風景、人物,有一幅畫還隨著他們看的角度不同而改變景色。艾文不知道該將眼睛的焦點放在哪裡,他只要稍微移動眼睛的角度,就能看到令他讚嘆不已的珍品。




「真高興你們能喜歡我的作品。」輕柔而悅耳的女性聲音由火爐邊的椅子傳出,聲音像是能夠由人心底掘出最深的眼淚那般溫柔。


「天啊!妳是怎麼辦到的?這些…這些全部都是神奇的東西啊!」艾文不可置信的問著。

那女性輕輕的笑了一聲「如果你活的夠久你也辦得到,艾文,畢竟,我活了幾千年的時間,這些只是我小小的嗜好罷了。」


伽理迦在火爐裡添加木頭,火光暗了一陣子、隨即又亮起來。伽理迦做完動作後便站到那女子的身後,那女性做了邀請的手勢,比了幾張在火爐邊靠近她的椅子「我們不需要生火取暖,不過,我喜歡木頭燃燒的味道和那種小聲音。」她又輕輕地笑。



「妳就是聖母?」艾文訝異的不顧禮貌直接開口,那年輕的臉孔讓艾文和班恩感到非常驚訝,如果他們不是先聽見那輕柔的女性聲音,他們一定會以為,坐在他們眼前的人是一個俊美的十幾歲小伙子,那幾乎是男性的臉。


那種溫柔的笑聲又響起,女性的聲音怪異地從小伙子的嘴吧傳出「我了解你們的驚訝,我有和亞當同樣的一張臉,我們是同時被上帝創造的。我是莉莉絲,是第一位女性,第一個擁有真名之人,也是第一位血族,血族的聖母莉莉絲﹒路西法。」

「我覺得,我熟悉的世界馬上就要崩解了。」艾文感嘆的按壓暈眩的頭部。


「那麼…,也許你願意說說妳邀請我們來的目的。」班恩直接問了心底的問題。

 

莉莉絲靜靜的看著班恩「你們還記得安德魯說的話嗎?…現在的人類幾乎都是血族的後裔。」她從身邊拿起一個瓷花瓶「因此,每隔十幾代就會出現一個,遺傳血族因子特別多的人。」


莉莉絲慢慢地將花瓶擺在桌上「以往這樣的人,都不了解自己身上強烈的慾望,那種殺死生物的慾望。這樣的人往往變成你們所謂的殺人魔。」她在花瓶上揮動了幾下手指,花瓶一瞬間被整齊的切成好幾個環狀物,他們訝異地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表演。


「那個…,那個好像跟班恩的…」艾文驚訝的掉著下巴,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莉莉絲又盯著班恩「是的,班恩身上就是有強烈的血族因子,而且是遺傳到我的,所以他也具備了我一部分的能力。廣泛的說起來,班恩算是我的子嗣。」


艾文鼓起所有的勇氣「班恩是個好人,他才不是什麼殺人魔!」


莉莉絲轉頭看著艾文,年輕俊俏的臉孔露出微笑,那對血色的眼睛筆直的射穿艾文,那讓艾文全身長滿雞皮疙瘩「艾文,你有一種特別的力量,我不知道那種能力是從那得來。你有一種讓人純淨的力量,在你身邊的人都會被這股力量影響,班恩沒有成為殺人魔也許就是因為你。」


「那…,那沒有讓我更好,我甚至什麼都改變不了…」艾文想起亞伯頓,若是以前的老鼠一定會先逃走。現在他卻選擇死在他們身邊,但,艾文卻寧願他逃走。


室內短暫的沉默,讓壁爐內的木頭噼啪燃燒聲更為明顯。


「所以,妳邀請我們來的目的,是要我也成為血族?」班恩托著頭的姿勢已經換了幾十種。


「我們從你們殺死第一隻夜血就開始注意你們。血族不能生育,必須靠著傳遞血液才能擁有後代,擁有資格被傳遞血液的人類,也只有很少的機會能成為血族。就算成為血族,能力也會差傳遞血液給他的血族很多。雖然有更直接的方法能成為強大血族,但是,那必須具備幾個最古老血族的血統因子才有資格,那就是你,班恩。」他們第一次在伽理迦的臉上看到表情,站在莉莉絲背後的伽理迦一臉擔憂的說著。


「血族不是邪惡的存在,只是脆弱的殘留者,安德魯曾經這樣說過。」班恩講出那令他印象深刻的話。

「安德魯說的只是一小部分。應該說,他只知道那個部分,他不是太高階的血族。」伽理迦又恢復那種冷冷的表情。


「也許你們願意聽聽整個的真相。」莉莉絲的口氣不是問句,那像是宣告什麼的開始。


「艾文,你有想過被你們稱為造物者的主,為何要創造天地創造人類嗎?」

「那是主的大愛啊!」艾文肯定的說。

「你能想像一個全知全能擁有一切的上帝,突然,想要創造一切,按造自己的樣子創造人?然後,再麻煩的創造一堆規矩,甚至懲罰違反規矩的人,然後又給他們救贖之道,聽好,是一個已經有了一切的上帝喔!」艾文被莉莉絲的話逼的吱吱唔唔。


「他太無聊?吃飽沒事幹?還是,我們根本不能了解上帝的心思,就像我們不了解住在附近的瘋子,為什麼有一天突然拿出刀子砍人般?」班恩將雙手放在頭後一派輕鬆的樣子。

「為什麼他不是創造出和自己相似的存在?而是,比他下等的人類,這種不完美的存在。你想想,那不是和我們養豬的想法很像?」莉莉絲再度逼問。

艾文狠狠地瞪了班恩一下「也許…也許他是需要人類的獻祭?」艾文使用不確定的問句。


莉莉絲輕笑「你說對一點,他需要!」


「艾文,你應該知道「撒旦」是個複數名詞,意思是“敵對者”,凡是和上帝敵對的都能稱之為撒旦,雖然有資格稱為撒旦的只有七位墮落天使。」不知道是莉莉絲使用了魔法,還只是單純的是她的講話方式,空氣中多了一份詭異的凝聚力。


「「上帝」其實也是複數名詞,他是宇宙開始的一部分,是集合好幾個意識的存在,他的本能只有創造和破壞。」

「那個偉大的上帝?」班恩用譏笑的語氣,艾文沉默的緊閉著嘴。

「是的,他的確是一位創造者,但是那和他偉不偉大無關,那只是他的本能。為了滿足他的本能,他一直在擴大宇宙,不斷的在宇宙中創造和破壞。」莉莉絲閉上眼睛。


「但是,在那之前他必須先收集足夠的能量,那些和宇宙一同開始、游離在宇宙中的能量;後來,他其中的一個意識集結相當的能量,並試著轉變能量的本質、賦予簡單的意識,那就是最早期的天使;能幫他執行簡單的工作,也能隨時任他吸收。」


「這著儲存能量的動作,也吸引其他意識的注意,他開始使用能量製造大批的天使;有一些意識也開始注意到其中能量的傳遞和增加。」


「他選定宇宙中的一個地方開始實驗,起初,他製作了新的容器,他只賦予那個容器一些本能性,也讓那種容器以新的方式傳遞能量。效果不如他預期的那麼好,但是,能量確實有了微幅的增加,這容器就是你們所稱的植物類。」

「天啊!我正在聽全新的創世紀嗎?」艾文吐出滿嘴的苦澀。


「不必太訝異,這才是真正的版本。」伽理迦冷笑。


「之後,他又在新一批的容器中加入簡單的意識,而且讓他們有適應這實驗場的活動方式。昆蟲、鳥類、魚類、獸類等動物就這樣加入實驗場。而他不小心製造出的兩個性別,是這次實驗最令他感到意外的部分,那本能性的能量吸引,使這些動物以新的方式傳遞能量,甚至集結、繁殖出新的能量。雖然那些能量還是不夠龐大,但,這使得所有的意識全心的投入這項實驗。」莉莉絲看著他們,期望他們聽得懂她所說的話。


「他們試著拿取天使一部分的因子來創造新容器,能夠容納龐大能量的容器,就是人類。經過不斷的試驗後,幾乎接近完美的實驗體被製造出來,就是第十三個亞當和我。」班恩和艾文的驚訝早就超過他們能接受的底線,他們面無表情的癱在椅子上。


「第十三亞當幾乎是個…也就是你們所說的智能不足者,而我,被賦予相當多的意識」莉莉絲又閉上眼。

「在我有了思考能力後,我給了自己名字,開始有了反覆思考後的知識,開始懷疑上帝,開始不滿身為容器的事實。在我心中結出分辨善惡的果實、黑暗的知識之果,我成了第一個真正擁有自己生命的人,第一個碰觸生命之樹的人。」


「我逃出他的地方,他還原了第十三個亞當,從新作了第十四個亞當和所謂的夏娃。而我,卻以全新的方式活著,必需要直接吸取能量才能生存,從裝有龐大能量的容器中吸取血液獲得能量,也能從給血的過程中傳遞能量,製造血族的同類;所以,我是血族始祖,莉莉絲﹒路西法。」


「我…我不能相信,如果真的如此為何他要人類行善,又為何替人造了天堂。」艾文面臨崩潰般的狂搖著頭。


伽理迦一反常態的狂笑著「你以為天堂是什麼?在他發覺人類這個容器死亡後,能夠發散出更大的能量時,他就製作了天堂這個大容器,用來吸收人死後的能量。天堂只是個更大的容器啊!你們以為上了天堂能與上帝同在,是啊,是與他同在,成為完成他本能慾望的同在啊!哈哈。」


艾文幾乎哭了出來,莉莉絲伸手往前碰觸他,露出安慰艾文的笑容。


「我是擷取大天使路西法的因子製作出來的,在我轉變後,路西法也受到感染,開始你們所說的墮落過程,那像傳染病般傳給許多天使,其實那只是擁有自我意識的過程。最明顯的,是在他們翅膀上有了紅色斑點,像血般的顏色宣告了他們的墮落,他們也變成類似血族的存在,和我一樣,必須從血液中獲得能量才能生存。他們之後給血的子嗣也有少部分擁有翅膀,像伽理迦就是。」


伽理迦從背上伸出羽翼,他沒有完全張開。很明顯的能看到在他羽翼上的血紅斑點「墮落天使就是最早的血族,我們也被稱作血天使。」


「在上帝發覺,反抗他的天使能被他取用的能量變少後,他開始運用某些手段給人類許多規定,想阻止人類擁有太多自我意識,避免人類也跟著墮落;那根本不是一件不好的事,他忘記他自己是如何出現,擁有自我意識才是宇宙的道理;其實他也只是宇宙的管理者,但是,他卻想控制這一切,一切只是為了讓他吸收取用。」


「那血族可以算是,爭取自由的對抗者?」班恩已經開始有了興趣。


「雖然他開啟大戰,破壞許多墮落天使、在陽光中加入傷害血族的因子、甚至曾經要用含有特殊元素的洪水毀滅血族,但是都沒如他所願,我想他不能如願的原因,是因為血族也是這宇宙的一小部分,是一種特殊的存在。我們不是要對抗他,只是想要掙脫他的控制,不想遵循他所制定的規則,甚至從他給的生存意義中解放。」




「原來人類活著的意義是這麼可悲,我們不過是個容器,甚至連最重要的靈魂也不過是上帝要吸取的能量!」艾文流下淚來「在人類的社會裡,已經有太多規則、階級數之不盡的不自由,就連只是要承受活著的這個事實,都必須不斷接受被規定過的規則,有些人幾乎連自由選擇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即使在死後連靈魂也不自由,那我們還能乞求什麼?」


伽理迦看著艾文「有,偉大的上帝有給你們選擇,他不是有創造出審判大廳那個空間,那是他巧妙逃避宇宙道理的手法,人死後的靈魂都會經過那裡,回答一個問題。你是否願意上天堂?回答是的,就進入天堂,供他吸收取用。回答不的,你就還原成最早的能量形式,繼續像以前一樣游離宇宙;當然,也許你可以不回答。」伽理迦說完,轉身從一個木櫃裡捧出一個精緻的杯子。


「這就是選擇不回答之人的鮮血。」伽理迦將杯子交給聖母。


「那個…,該不會是聖杯和耶穌的血吧!」艾文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盯著杯子。


莉莉絲輕輕撫著杯子「他是我見過最仁慈、也是最愚蠢的天使,他也是最後一位的墮落天使。」


「他自始自終都相信著上帝,就算在他具備自我意識的墮落後,他還是相信這一切不是上帝的本意,他相信人類的靈魂能量不應該是這樣的存在;他從來沒有對抗過上帝,他希望用更溫和的手法讓他的主接受。」


「因此,他親手拔下自己的羽翼,成為類似人類的存在。他在地上改善了當時已有的宗教,散佈著希望。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要人類等待最後的審判,而不是草草的回答那個問題,他希望集結夠多的靈能,藉此對上帝溫和的談判。如今,他的靈能在審判大廳那個空間等了上千年,上千年了。」


「他不斷失望地看著幾乎所有靈能的選擇—是的,我要上天堂。」

莉莉絲像是迷失在很遙遠的悲痛中,火光有所體會般的黯淡下來,永夜的藍色月光透過窗子血淋淋地照在他們身上,聖杯上的反光溫和地毀滅他們疲憊的身心。




「最後一位血天使的血,就是能使人成為完整血族的另一種方法,班恩,你的選擇呢?」莉莉絲輕輕地將聖杯推往班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