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天使 (七)

「看看我的樣子。」亞伯頓擺出姿勢站在蓬車上,炫耀的樣子展示著身上新的絲質長袍,長袍鬆垮垮的罩在他身上。

「你知道嗎?老鼠就算穿上華麗的衣服,頂多也只是,一隻比較華麗的老鼠罷了。」艾文心情愉快的諷刺亞伯頓,他身上也穿著新的修士袍。

「他絕對是密特蘭最華麗的老鼠了。」騎在老閹馬上的班恩也笑著亞伯頓。


老鼠拉著身上的衣服,開始抱怨現成的衣服沒有適合他的尺寸,他看著蓬車裡王侯的賞賜。

「我以前有想過,人生就是弄個女人,搞出幾個小鬼;在看著自己的小鬼們,也弄個女人,也搞出幾個小小鬼,我當這個就是人生了。當然,如果有個大胸部的女人和幾桶麥酒,那就算得上是好人生了。」他拿起一個雕工精細的銀製酒壺檢視著。


「現在,我們多了很多額外的選擇了,不是嗎?」艾文看著露出黃牙笑著的亞伯頓。

「你是說…?我能多弄幾個女人嗎?」老鼠逗弄著紅著臉的艾文。

班恩在老閹馬上大笑。




羅得里克王侯是個實際的人,他真的沒付出太高的價碼。他給班恩的,是一塊在北方邊境的小領地,丘沃領。


自從兩百多年前和北方白羌國簽下和平協定後,班恩的領地就失去軍事價值。沒有特別豐沃的收成,沒有發達的貿易路線,也沒有特殊的出產物,唯一出產的,就是遊蕩在邊境上的強盜。所以,這塊領地成為沒有任何一個領主願意接手的地方。

他們在第六天的中午到達這裡,駕著王侯給的兩馬蓬車,蓬車上還帶著王侯大方的賞賜,一堆退流行的裝飾品和舊器物。當然,班恩騎士也帶著他的新身分來到,丘沃領主。


班恩的領地裡,有田卻不肥沃,一部分種小麥,一部分只能種馬鈴薯。有河卻不寬闊,河淺得使貿易船不能由此經過,魚種不多,只能在幾個月份出產少量的漁獲,有山卻沒有任何礦產,一小部分的丘陵種著釀酒的葡萄,全領地約住著三十戶人家,分別集中在兩個村子,這就是丘沃領,班恩的小領地。


「這就是我們的城堡嗎?」亞伯頓駕著蓬車,打量著眼前的建築物。

「這個…,已經是這裡最像城堡的地方了。」艾文的口氣沒有透露他到底喜不喜歡。


那只是一座軍事用途的碉堡,靠近邊境的那一面還接連著城牆,幾百年的荒廢,讓那面牆斷斷續續的崩塌,很多部分看得出來是人為的痕跡。曾經守護邊疆的石牆,現在變成是人們的建築材料,堅固的碉堡沒有受到毀損,只是在外觀上多了斑駁的綠青苔。


領主大人帶領著他的財務大臣和總管大臣,在靠城牆的角落搭建一個馬廄。類似馬廄用途的簡陋圍欄,領主的馬廄裡,只有王侯給的兩匹苦力馬,和老鼠不知從哪弄來的老閹馬。

他們自己也負責充當僕人,將行李和王侯的賞賜搬進碉堡。


「這裡是我們自己的地方,自己的。」班恩吸著陳年不流通的空氣,挑著一邊的眉毛看著四周結著的蜘蛛網。

「好了,我有家了,我們是不是要開始找女人和麥酒了?」財務大臣把毯子舖在滿是灰塵的地上,一屁股就坐在上面,開始擦拭銀器。看樣子,他是不打算管,下面還有多少灰塵。

「班恩,領主大人,我們什麼都沒做啊,你不是想當個好領主嗎?」艾文狠狠地瞪了老鼠一眼,轉頭對班恩說。


「我是嗎?」班恩也一屁股坐在地毯上「也許我們應該要好好討論這件事,在我睡飽午覺後。」他搶走老鼠正在擦拭的瓶子當枕頭躺下。

艾文無奈的看著這兩個人,他環看四周嘆了口氣。總管大臣總算又兼職起他拿手的打雜小弟的清掃工作。


送信來的是個矮小的瘦子,信裡是矮麥鎮鎮長甘伯勒的歡迎辭,他邀請班恩到鎮裡,他為班恩舉辦了一個歡迎會。


矮麥鎮,這是丘沃領最大的村落,將近二十戶的人家聚集在這,村子的周圍繞著一片土牆。土牆的基石,用的就是班恩家旁的城牆石。村子外圍著幾片田,種著長的不是很好的小麥,村子裡大部分是低矮的平房,幾乎都是用土和麥桿圍成。這不是一個富裕的鎮。


「領主大人,我是這的村長甘伯勒,這是守備隊長亞契斯和副隊長小約翰。」一個衣服整潔的老者介紹著,風霜和睿智用力的刻過他的臉,枯黃的手倚著一跟柺杖。

「領主大人就是長這個樣子嗎?」守備隊的副隊長小約翰是個高大的壯漢,他的臉上掛著傻傻的笑,很顯然地,他的養分都拿去用在長肌肉上。

「領主大人,丘沃人已經有幾百年沒有領主了。」亞契斯是個精悍的中年人,在外十幾年的傭兵生活,養成他時時戒備的眼神,此時,他懷疑的打量班恩一行人。

很好,我們馬上就會有一場資格審查的歡迎會要玩



「我喜歡你的歡迎辭。」班恩看著亞契斯「正好,我也從來沒有當過領主。」他環視歡迎他的人群,村人的眼中都露出懷疑。

這群人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小孩,也有一部分上了年紀的人,健壯男人不成比例的少,班恩隱隱的察覺,這裡透露著不太妙的訊息。


一個小女孩跑到班恩腳下,她抱住班恩的腳,抬頭看著班恩說「媽媽說,領主大人是個偉大的人,你會讓我們過的好好的,對不對?」

「小艾草,不能這樣對領主大人。」她的媽媽慌忙走出人群。

班恩抱起小艾草,他幾乎要被她天真的眼神擊潰「沒關係。」他撫摸小艾草的頭髮「我想,我不知道別的領主是怎麼做的,但是,我不打算在這領地上徵收任何的稅。」

班恩話一講完,人群幾乎馬上放下心防,高聲歡呼起來;他們都聽過別的領地被苛的重稅,這是他們最擔心的事。



他們面對的是一群丘沃人,邊境的困難環境從一出生就如影隨形的鞭策他們,在不夠肥沃的土地上辛勤耕作後,還要面對四處橫行的強盜、馬賊,困苦環境培養出的堅毅,附在他們眼神裡。

「艾文,我喜歡這裡。」班恩的臉上被一種不知名的溫暖充滿,他像是一頭孤單的狼,突然找到另一窩的狼般。


「我想,我當這領地的領主,不是你們下的決定。但是,我希望以後在這領地的所有人都能自由的選擇,我會想辦法贏回你們臉上該有的笑容。讓我們活著,活得像我們該有的樣子。」班恩對群眾繼續說。

人群像是在思考班恩的話般,沉默著。過沒多久歡呼聲就熱絡起來,他們已經決定,班恩是該獲得他們歡呼聲的領主。

「班恩領主,班恩領主」人群高聲呼叫他的名字。


「班恩領主是個好好的人喔?」小艾草問著艾文,艾文接手抱著小艾草「他一直希望他是。」艾文逗著小艾草咯咯笑著。

他親了小艾草的額頭「小艾草真可愛。」艾文慈愛的看著小艾草。

「是啊,是啊,真是可愛。」老鼠舔舔嘴唇,他正慈愛的看著小艾草,的媽媽。





村長的家只是個能避風遮雨的地方,連是個像樣的家都稱不上,裡面只有一張桌子和幾張簡陋的椅子,唯一稱的上算是裝飾的,只是在牆上快要枯黃的花束。


「領主大人,我們現在最缺乏的就是人手,我們是有足夠的地,卻沒有足夠的人。」村長放下茶杯,雙手用力的撫著臉,像是要把皺紋推平一樣。

「在我們丘沃這裏,每年都被遊走邊境的強盜侵擾,許多人受不了這種生活而搬走,更多人在來得急搬走前就被殺了。現在耕作生產的幾乎都是婦女,我們的人手越來越少了,大人,村子幾乎快要不能抵禦強盜…。」甘伯勒靜靜的流下眼淚,淚水留下眼框填滿皺紋的凹凸,他想起死在強盜手下的三個兒子,他彷彿還聽得到他們在一起的歡笑聲。



「我們也許有辦法,從別的領地找些人過來。」艾文極度不安的在椅子上晃動。

「不行,現在留下的都是真正的丘沃人,這裡只能屬於丘沃人。」亞契斯大聲說。

「對,你說得好,不過,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很快的,丘沃領會只屬於真正的塵土。」守備隊長找不出話來反駁班恩,他只能無奈地握緊拳頭。

「太好了,這裡會像以前一樣熱鬧,對不對?」小約翰傻笑看著眾人。



「所以,我們有的是…」班恩端起茶來喝,那超過他想像的苦,他努力裝出面無表情的樣子放下茶杯「沒有錢,也沒有人,又隨時有戰要打的狀況。」

「我們應該要快點想辦法,我們要到哪裡弄得到錢?要到哪裡弄到人啊?」艾文著急地站起來走來走去,眾人眼光追隨著他的腳步移動著。


老鼠興奮的站上椅子,清一清喉嚨,他打算發表他拿手的演說,他用誇張的姿勢指著艾文「老兄,你剛剛說了「弄」這個字?那就是我的事了,我想我有些點子了。」

「很好,我開始了解你了,老鼠。只要說到和「弄」有關的,你總會有辦法,不是嗎?」亞伯頓看著班恩,他拉高嘴角露出黃牙齒,朝班恩行了一個古怪的禮。


「首先…。」他吊了一下聽眾的胃口「我們必須弄幾塊蒜頭田。」

「我們還有很多空地,但是,我們要蒜頭田做什麼用?」村長盯著亞伯頓的大鼻子問。

「賣蒜頭啊!」老鼠用特殊的聲調吸引聽眾的目光「我們能把蒜頭當作這裡的特產啊!」

「呆瓜,蒜頭一點也不好吃啊!那臭臭啊!」小約翰摀住鼻子說。

「我們是能種蒜頭沒錯,但是怎麼可能當特產?別的地方也有在種啊!」村長懷疑的看著亞伯頓。


老鼠跳下椅子,來到班恩身邊「你們看,我們這不正有一位夜血殺手,家喻戶曉的英雄啊,藉著我們領主的名聲來賣蒜頭。我們能在蒜頭的袋子上畫上班恩的肖像,標明這是班恩推薦的,只有丘沃的蒜頭才是對夜血最有效的蒜頭。我想,不僅會大賣,我們他媽的還能多貴別人幾個銅板。」老鼠朝著眾人張嘴大笑,得意非凡。


「的確很有可行性,我馬上去辦。」亞契斯聽完,一跨步走出村長家門。




「蒜頭?你也知道夜血只是討厭那種味道,牠們要是真的餓起來…」艾文的口氣裡有點生氣。

老鼠瞧了艾文一眼「對,那時就算你吃了幾座農場的蒜頭,連屁眼都塞上蒜頭,夜血還是會把你撕了。」

「那…那這不是在騙人嗎?」

老鼠一付理直氣壯的樣子,訓斥著艾文「至少短時間裡有效啊!不是嗎?我們也沒說那能維持多久,所以,我們沒騙人啊!艾文,商人就是這樣做生意的,不然那會有賺頭?」

班恩有趣的點著頭,像是贊同的樣子。


「然後…」老鼠回到椅子上「我們還是要繼續,去殺那些愛流黏液的傢伙。」

「還要?我們不是連領地都有了嗎?不在需要去賺那些賞金了,不是嗎?」艾文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不安起來「難道我們不能種種田、捕捕魚或是別的什麼嗎?」

「我想,不再是我們自己單打獨鬥,我們必須要組成一個獵殺夜血的團隊,是吧,老鼠?」班恩大概猜到了。


「喲喲!」亞伯頓在椅子上轉了一圈,擺出奇怪的姿勢,手指著班恩用愉快的聲音說「沒錯,我們老大想到了,我們要大張旗鼓,到各個村鎮上吸引人加入。你知道的,人們總是嚮往那種光明而且閃亮的事物。」老鼠舔舔手指「我們一面更加的推傳班恩的傳說,一面推銷蒜頭,我相信會有不少年輕人加入,畢竟獵殺夜血這種事,是多麼好賺取名聲的事業啊!」

「之後…」老鼠歪著頭,想著他演說的結尾「那些人必須先來丘沃這裡,一面訓練,一面幫著種田生產,也能防禦強盜,說不定還能在這結婚生子、成為丘沃領民。瞧,事情不都解決了!」亞伯頓高興的大笑。


村長幾乎要拍起手來「這樣很好,這樣很好。」

「小約翰也要加入,小約翰夠強壯,領主大人,小約翰會保護你的。」小約翰展示他的肌肉。

「聽起來像是蠻簡單的樣子。」艾文也贊同了。




班恩托著頭看著在椅子上耍寶的亞伯頓「老鼠,如果你不是把時間,全部花在女人和麥酒桶上,你一定有機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

老鼠難得的一臉正經「了不起的人?那值得我付出生命嗎?女人和麥酒桶可是我的生命啊!」老鼠盯著天花板,他搖搖紅鼻子,已經將頭埋進他幻想的雙峰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