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天使 (六)

廣場後方座落的,正是華麗的王侯府,一雙眼睛從右翼的三樓俯瞰著,眼神中,完全沒有沾染到廣場上的任何一絲歡樂。



王侯坐在落地窗邊,從接見室俯瞰著廣場。接見室以伊塔歐芬王族的寶藍色系為主,布置著簡潔而正式的氣氛,牆上掛著幾幅名家的油畫作品。在壁爐上方的是一幅一人高的王侯半身像,畫中的王侯英氣挺拔,蓬鬆的棕髮襯托著迷人的眼睛,在裝飾高貴的絲質衣服下,看得出是一副精鍊壯實的身體,想必這位畫師一定收到了不少畫金。


班恩半跪在光亮的黑色大理石版上,室內漲滿濃濃的紫羅蘭薰香,飽和的甜膩味道令班恩作噁,讓他開始擔心,王侯的嗅覺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他盡了最大的努力尋找,王侯那雙深陷在脂肪層中的眼睛,希望從中看出王侯的心意。


「咳咳,為什麼你會認為,你能從我這得到的是榮耀?班恩,班恩騎士?」羅得里克張著小眼睛有趣的瞧著班恩,他那家族性遺傳的肥大眼袋,讓人以為他幾乎隨時都在打瞌睡。


羅德里克.蓋得.伊塔歐芬,密特蘭王位的第五順位繼承人,當他哥哥順利地在他的王位前排下四個王子時,他不甘願的接受這塊西領的封地。西領隔著特拉山脈和東領相望,而西領的氣候遠比東領溫暖,農作出產物十分豐富,加上源自特拉山的特拉河流貫西領,使得淡水漁獲量也相當豐富。


在第一個豐收祭和稅收日後,羅得里克馬上就宣佈放棄繼承權。


看得出來他十分享受這密特蘭四分之一土地的統治權,西領的豐碩一層一層的堆積在他肚子上。現在,他習慣的保持著乾咳,技巧性地。因為,只要他不發出聲音就會讓人誤以為,居然有隻豬膽敢帶著王侯的銀冠,坐在王侯的寶座上。


「大人,我是不敢作任何奢求的,我說的只是…榮耀,一種類似榮耀的…東西,大人。」班恩不是一個習慣在市場討價還價的人。


「類似榮耀…的東西?咳咳。」羅得里克把眼睛咪的極小,並用手磨著自己的光頭。

「班恩啊,咳咳,雖然現在獵殺吸血鬼和夜血的人不多,但你不是唯一一個啊,咳咳,更何況,我從不記得曾經授與過任何一個,叫班恩.罕莫的人騎士之位啊,嗯?咳咳。」他直接說出商品有多少價值,然後指著商品的瑕疵,毫不留情的殺價,羅得里克絕對是個中好手。


「大人,除了我之外,從來沒有人殺死吸血鬼,幾乎沒有。他們殺的只是夜血啊!大人,而且我的名譽是有教會擔保的啊,我還有隨身修士時時端正我啊,大人!」班恩流汗了,他盡可能的在提高商品價值。


「咳咳,所以我們在談的是…?哦…教會。你是要告訴我,你花了多少錢請教會擔保你的名譽?咳咳,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幾乎是這個行情的制定人啊?」班恩輸定了。

「咳咳,至於吸血鬼,我到是有聽過好幾個版本的歌,吟遊詩人把你唱得和開創國土的密特蘭獅王一樣偉大,咳咳?」班恩燃起了希望。

「但是,咳咳,我們都知道,吟遊詩人往往是欺世盜名者的利器,不是嗎?班恩?」幾乎燃起了希望。


接下來的沉默,讓班恩以為羅德里克睡著了,在他用光耐性前,王侯又咳了起來。

「咳咳,班恩,班恩騎士,你有足夠的忠誠讓我們進行誠實的交易嗎?」

「那是絕對的,大人」班恩努力擠出他覺得最忠誠的笑容,不自然地


「你知道吧,現在西領南境正在交戰,而我那腦袋只裝麥酒的老哥,似乎覺得我該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我幾乎已經動用了我所有的資源,咳咳,我現在沒空管夜血或是吸血鬼這種小事。」王侯頓了一頓。

「是的,班恩,你是有價值的。至少,是一個能穩定民心的英雄,不是嗎?能夠讓人民恐懼的東西我已經擁有很多了,不需要再有這種小事,來影響我的稅收,咳咳,不是嗎?」班恩緊閉著嘴。


「關於騎士的事,我想…,我應該會想起來的。啊!眼前就有一個班恩騎士,不是嗎?咳咳。」多一個騎士花不到我什麼。

「咳咳,至於榮耀的事…」羅德里克又閉上眼睛,紫檀木椅緊繃的撐著這堆脂肪。


再一次沉默,接見室黑色大理石的地板,反射著班恩熱切的眼神,王侯剛剛的話,讓他的耐心增長了十倍以上。

「咳咳,班恩騎士,我不會出太高的價碼。」羅得里克又張開小眼睛。




「有奶水的乳牛,到哪裡都一樣有價錢。」班恩搓著手,想起這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