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空白~~~~
  • 10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天使 (一)

蜘蛛網黏滿他的單邊眼鏡,他煩躁的拔下來在身上的衣服擦拭,除了多了一些細小的磨痕外,同樣沾滿灰塵的衣服,並無法讓他的眼鏡清楚多少。


「是的,很好…,這是考驗,主的考驗,是的。」他必須向自己要個解釋,解釋自己心中那無止無盡的恐懼,像這樣壓迫地黏滿全身。
 

黑暗中,反射月光的蜘蛛絲閃亮著,提醒他這是多麼寂靜的夜。他摩擦火石,從一堆不明油脂上點燃燈心,微弱的火裡飄散著一股噁心的味道。稀少的光線並沒有讓四周詭異的環境光亮多少,反而多了幾道晃動的影子,舔觸艾文心中的不安。


他小心的將自己心愛的皮箱,放在缺了一隻腳的桌子上維持平衡,拿出胸口的扁酒壺拔開壺塞,環顧四週試著找個類似杯子的東西。你能試著在被廢棄幾年的酒店找到什麼?艾文認命的直接拿起扁酒壺喝,呼出了一大口像是憋了很久的氣,微塵趁著這股氣流圍繞在他身旁,偷偷的顫抖著。


艾文酒量從來沒好過,當他分不清楚是牆上的影子不晃了,還是自己也跟著晃動之後,他的情緒緩和下來。他蠻喜歡這種酒精充滿血液的虛弱感,抬頭看著被幾片烏雲圍繞的月亮計算時間,從曾經被當作是屋頂的地方。


「班恩動作真慢,他不是說…,這是很簡單的事嗎,難道他…?」
當他開始打算去推敲自己這句話有多少懷疑成分時,一聲淒厲的尖嘯聲在附近響起。


突然地,木頭地板也隨著嘎吱響起,嘎吱聲包圍他四週,他懷疑著一個人的恐懼能堆疊到什麼樣的程度。
 

等到他總算弄清楚,那嘎吱聲是因為自己的發抖所造成時。他總算有能力將空白的腦袋,轉向剛發出尖嘯聲的方向,一面稱讚自己今天沒喝夠水分。


在他總算記起自己叫艾文的那個瞬間,一團黑壓壓的東西撞破牆壁飛進來。艾文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能發出還算不錯的女高音,他張大嘴尖叫,並且以誇張的動作後退。


「閉嘴!艾文。」一聲艾文熟悉的聲音,從那團黑壓壓的東西傳出。


「班恩?都結束了嗎?」艾文終於看清楚,那團跪在地板上的東西,正是他必須跟隨的班恩罕莫,他順利的結束自己的演唱。


班恩在地板上吐了一口血,蹣跚的站起來「呸!結束?我是被他媽的夜血撞進來的!如果牠願意自己切掉自己的頭,是的,那算是結束了。」


「你不是說很簡單的嗎?」艾文非常禮貌性的發著抖。


「是你說,這東西不難纏的吧!牠力氣大的抵得過一頭牛,牠沒兩下就撞斷我該死的肋骨!」班恩又吐了一口血,全身冒著冷汗。


「那…那隻夜血呢?」艾文把顫抖的聲音使用得合時合宜。


班恩朝著牆壁自己撞破的洞瞧著,瞪了艾文一眼「牠在外面徘徊,應該是在觀察。不然,就是在給我們最後一擊前,玩弄我們一下;直接一點的話,搞不好他是在想,我們他媽的哪隻人比較好吃。」


艾文在心中對著主懺悔,他之前會抱怨自己從沒吃過一頓飽的,現在,他深深地相信主的安排果然是有道理的。


班恩全身沾滿黑色血跡,也黏滿發出腥味的黏液,他毫不客氣的一把拿起艾文心愛的皮箱打開。他一面在皮箱中翻著,一面滴下手上的黏液。


「班恩?」艾文幾乎控制不了自己聲音中的暴怒。


「這些東西應該對牠有效吧,艾文?」


班恩在皮箱中拿出一灌聖水,一把艾文心愛的木製十字架,和一本對艾文來講十分有紀念價值的聖經。


艾文本能性的惶恐起來「班…班恩,如果你需要唸那本聖經的話,請記得…」。


艾文話還沒說完,一道黑影從牆壁上的破洞闖入。


一隻夜血,兩個人鐵青著臉盯著牠,停止所有的動作。艾文幾乎連呼吸都忍住了。


牠靜靜的趴在地上左右晃動,用流著黏液的舌頭舔著自己的兩根獠牙,深紫色的屍斑覆蓋牠右半邊的臉,灰白混濁的眼球,在凹陷的眼框中快速轉動,皮膚上流著汁液的幾處潰爛散發強烈的腐臭味。


腐臭味在他們鼻子裡取代破舊酒店的霉味,生命被威脅的巨大壓迫感,緊緊掐住他們兩人,一點一點的侵蝕他們的神經,艾文僵硬的滴著冷汗,他連發抖都不敢了,更別說要他擺出祈禱的手勢。


彼此的僵持維繫在沉默動作的那個點。艾文麻痺的雙腿,終於無力的向後退了半步。這英勇的動作刺激了夜血,夜血把頭轉向艾文,張開嘴尖嘯。無數玻璃快速磨擦的尖嘯聲,尖銳地插入耳膜,班恩快速的拿起皮箱朝牠一丟。夜血一手撕裂皮箱,跳往半空中朝班恩撲去,班恩向半空中的夜血灑出拿在手中的聖水。


尖嘯聲又響起,夾雜著某種汁液在喉嚨滾動的聲音。夜血摔在地上高拱著腰,四肢向空氣亂抓,痛苦的翻來覆去。


「聖水真的有效!我們再來試試這個。」


班恩撕開聖經朝夜血丟去,一張張的紙接觸夜血皮膚,接觸的地方迅速變黑向內凹陷。從凹陷的地方發出黃煙和濃重的杏仁油味道,無焰灼燒!


「艾文,你的聖經真好用,跟傳說裡的一樣。」班恩口氣裡露出無比的興奮。他朝掙扎得更厲害的夜血撲去,將手上剩下的聖經捲成筒狀,用力的插入牠口中。尖嘯聲消失,從冒著煙的嘴傳出的,單純地只剩下空氣快速進出的聲音。


「這位兄弟,咱們還有地方試試這個喔!」班恩朝旁邊又吐了口血,他幾乎忘了自己肋骨的傷,他身上不合身的亞麻衫,也在他幾個激烈的動作中撐破。


班恩拿起木製十字架朝他的頭部用力敲擊。夜血曾經是頭的物體,隨著班恩的敲擊晃動、變形、噴出綠色黏液。木製十字架在第八次的黏液噴灑中斷裂,班恩朝手中釘狀殘餘物看了一眼,一付理所當然的表情釘向夜血心臟。


隨著胸口黑色液體的湧出,夜血發出惡臭並且快速腐爛,安靜地。


班恩趁機拿出身後的屠牛刀,熟練的將夜血長著獠牙的那排牙齒撬下,裝入身邊的皮囊中。


不一會兒,酒店的地板上只剩一灘黑色液體和破碎的骨片,腐臭味也隨之漸漸散開。


班恩躺在地板上,大口的喘著氣「艾文,你剛剛要說的什麼?」


那幾乎不是聲音「如果你需要唸那本聖經的話,請記得我有折角的那幾頁特別脆弱,請您注意,要小心…使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